学术科研动态
【人文大讲坛第115讲、朱子学与中国文化系列讲座第58讲】论《春秋》为“万世之刑书”
发布时间:2022-05-01 浏览:10

2022年4月29日19:00,新浦金人文大讲坛第115讲、朱子学与中国文化系列讲座第58讲于线上准时开讲。本次讲座有幸邀请到了同济大学哲学系教授、校中国思想文化研究院暨经学研究院院长曾亦教授担任主讲,主题为《论<春秋>为“万世之刑书”》,近80名师生聆听了讲座,讲座由新浦金哲学系朱人求教授主持,由西安交通大学哲学系刘俊副教授担任评议人。

讲座开始前,朱人求教授对曾亦教授的研究领域和学术成果作了简单介绍。他提到曾教授长期从事清代经学、先秦儒学和宋明理学的研究,在经学研究方面,特别是在《春秋》学上颇有造诣,十分期待曾教授今天为我们带来精彩内容。

曾教授表示,此次讲座内容是其近几年一些思考的集中呈现,主要分为“行事”一词的辨析、《春秋》微言与孔子的不同形象、《春秋》为刑书、《春秋》决狱与法律的儒家化四个方面。为使大家更好地把握《春秋》的精神内涵,曾教授以梳理前人对春秋经、史性质的划分为切入点,由此指出公羊学者对《春秋》“刑书”的定性可资借鉴,这昭示着《春秋》以刑书的身份占据五经之一席,具有与其他经不一样的性质。

讲座上,曾教授围绕“行事”出处展开了讲座的主干叙述。首先,“行事”在董仲舒《春秋繁露·俞序》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得到最初论述,具有史书所记载往事、孔子本人仕鲁治国之事、孔子以“素王”身份假《春秋》拨乱反正之事三层内涵。而宋代儒者如程颐、胡安国在公羊家理解的启发下,认为《春秋》为孔子政治实践的体现,对“行事”义作出过准确和到位的发挥,突显出《春秋》具备强烈的实践色彩。曾教授认为,尊《春秋》为刑书是可行的,不仅不会贬低《春秋》和儒家的地位,反而推举《春秋》居于五经冠冕,使得孔子具有了素王或真王的身份,显豁出儒家政治哲学方面的思想内容。

其二,《春秋》微言与孔子的不同形象。“微言”具有三种内涵:1.避祸容身、讳尊隆恩;2.假《春秋》而行“素王改制”之事。3.孔子“得国自王”的本志。这三种内涵在历史上均有支持者。承认这三种内涵,就相应地引出了孔子的三种形象,即:1.汉儒认为孔子为“素王”;2.宋明理学学者认为孔子为“圣人”;3.刘逢禄、康有为等今文经学学者认为孔子为真王、真教主。其中,“微言”的第三种内涵和孔子的第三种形象,为《春秋》刑书之性质提供了认知基础,为一般的学者所不言,但也最具“圣人之用”价值,有必要去深入阐发。

其三,《春秋》为刑书。一要剖清“礼”“刑”关系。历史诠释中对《春秋》有或“礼”、或“刑”的认识,其实《春秋》兼具“礼”“刑”双重性质,不能分开看待。二是《春秋》为刑书之理解有深厚的义理根据,符合儒家的基本精神。曾教授澄清,外儒内法中“内法”的思想不来源于法家而是来源于《春秋》。在这个框架下,《春秋》为刑书立足区分“圣心”和“王心”,着力发挥“内法”功用:“圣心”指道德完美的存在,主张通过修身来做为万民表率;“王心”面对外部世界,偏向以法律为根据治理世界。在这里,《春秋》对“王心”有深刻的价值认同,借此发挥儒家“外王之学”。三是《春秋》为刑书之观点统合道德和王法。关于卫辄拒父历史上有不同讨论,学者们大多以道德、王法两个截然二分的角度来论说这个话题;而以《春秋》为刑书来介入这个话题,则兼顾了道德与王法,避免了《论语·为政》影响下简单区分“德礼”“政刑”的高旷空言,有了“圣人之用”的性质。

其四,《春秋》决狱与古代法律的儒家化。以史籍中所载的《春秋》决狱事展开这个话题,曾教授列举了《汉书·食货志》《汉书·张汤传》《魏书·刑罚志》等相关史实。他从长时段的历史考察之下总结到,西晋《泰始律》的制定,标志着儒家经义进入立法层面,致使古代法律的儒家化;清儒龚自珍发掘法律儒家化的思想,以《春秋》经义与现行律法相证,在《春秋决事比》进一步将之推入高潮。曾教授总结,以《春秋》决狱促进了古代法律的儒家化,也意味着一种价值认同——孔子之行道在《春秋》上是具有文本依据的。

评议、提问环节中,朱人求教授以发掘曾亦教授讲座的亮点为基础,肯定了其意义和价值。刘俊副教授以角度新颖、观点深刻、以小见大概括讲座,赞扬其关切儒家走向未来、融入现代社会等问题,同时刘俊副教授精炼自己及师生们的困惑,结合《春秋》的政治哲学特征、礼刑关系等四点感触向曾亦教授进行请教。曾亦教授围绕《春秋》的教育精神、法律精神中涵盖现实意义,以及儒家的使命关怀回应了刘俊副教授提出的疑问。最后,在朱人求教授对曾亦教授及各位师生由衷地致谢之后,本次讲座圆满结束。

 

图文/江鎏渤

审核/朱人求 冯璐


Top